与达尔文主义者共度五分钟,揭露进化论的虚妄

作者:兰迪•古利乌撒,注册工程师,医学博士(Randy J. Guliuzza, P.E., M.D.)

出版:第一次印刷2004年九月,第四次印刷2019年九月

版权所有©2014 英文原版版权归创造科学研究院(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所有。欲了解更多信息,请写信至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P. O. Box 59029, Dallas, TX 75229.

一切(英文)圣经经文引用自英王钦定本(KJV)。中译本的中文经文来自和合本(CUV)。

国际书号(ISBN):978-1-935587-63-7

请访问我们的网站了解其他书籍和资源: ICR.org

(原版)印刷在美国

中文译版:v0.2beta,内部审阅,如有问题请写信至 shenchaungzao@outlook.com


假设你的一位朋友约翰,跟你聊起与刚搬来的邻居的一次谈话,这位邻居是晚间新闻中备受欢迎的气象学家。因此约翰很激动。早晨,邻居一般在在院子里给草地浇水,所以约翰也在门口等车的时机与邻居聊天。在聊天过程中,这位邻居友善地跟约翰提到自己为何不信上帝。他说,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他很清楚自己需要被神赦免,因为他内心深处有种感动想要去相信。但是他需要找到合理的理由来相信圣经,因为“根据他从大学得到的知识,圣经是与进化论相矛盾的”。

约翰现在请教你能否帮助他整理一下思路。他想把反驳进化论的科学证据整理成一个简明的方案,以便在早上与邻居的短暂谈话中分享。所以你给了约翰一个有用的缩略词 FLUFF(虚妄),来帮助他整理思绪。


聚焦论点

Focus the Discussion

由于时间有限,您需要直奔主题。从一开始就需要聚焦论点。最好的方式就是迅速定义重要的词汇。这也是开始对话的好方法。好消息是只有两个术语需要定义:进化科学

有技巧的进化论者会尝试将进化定义为简单的“演变”或“随时间改变”。如果这就是进化论的全部,那么无需辩论,也没有理由怀疑圣经了。你应该意识到这是聪明的进化论者的诡计,他们会将每个人都显而易见的事实拿出来,然后推导出远超证据支持的结果。事实上,许多教科书都会这样写道:“我们所有人都能看到父母与后代之间的变化,只要有足够长的时间,这些变化可能会非常显著,甚至有可能产生新的物种。”

你需要一个公认的来源,用大多数人都能理解的方式定义进化,仍然将讨论继续在核心问题上————“进化”被期待解释成什么。何不来参考美国最大的生物学教师组织————“美国生物学教师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ological Teachers)的说法?仅用两句话,就可以将讨论重点聚焦,期待消除对进化含义的争议。你可以说:“2008年,美国生物学教师协会指出:‘地球上生命的多样性是生物进化的结果。¹ 这就是我说的'进化'的意思———— 一个解释地球上生命多样性起源的过程。

从进化的定义转到下一个定义,可以这样来过渡:“这是进化论者提出的一个相当惊人的主张,需要一些相当惊人的科学证据来支持。我们需要一个对科学证据的严谨定义,而不是随便讲个故事来糊弄过去。”多数人都理解科学,也学过什么是科学方法。简要地说,“关于科学,我认为科学是基于观察和实验的”,将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他们对科学的定义比进化论的拥护者更严谨。如果你需要一个关于科学定义的可靠来源,美国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对进化论和创造论的声明说:“科学是一种特殊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在科学中,解释仅限于从观察和实验中得到。²

在短短的五句话里,你明确指出分歧在于生命来自于共同祖先的理论解释了地球上生命的多样性的这一主张,它需要基于真实观察和实验得出一些相当惊人的证据。引用可靠来源可以提高你在这些问题上的可信度。我们的期待是:进化论者应该承担举证责任,仅通过引用科学证据来证明进化确实发生了。


尚未被说服

Less than Persuaded

不要说“我不相信进化论”,而要说“我认真听取科学演示和电视节目。但是根据他们给出的证据,我尚未被说服进化曾经发生过。”这个说法更加准确和真实,希望可以避免无益争辩的话,比如他回应说:“我也不相信创造论”。人说“尚未被说服”的时候,隐含着他愿意被说服,而那是有用的辩论的核心。尚未被说服(而不是“无法说服”),设定了一个对话的基调,期望双方都能敞开心扉接受新的见解。

因为“相信”这个词可以被解释为基于故事而非事实,在讨论科学时最好要避免使用它。如果你认真聆听进化论者的观点,你会发现常常可以这样回应对方:“你在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就相信这些吗?”

为什么进化论尚未说服你可以解释地球生物的多样性?因为在学校里教导(同样在最权威的科学文献里)的“证据”推导出远超证据支持的结果。温和地告诉对方,你对证据有一个怀疑而非轻信的标准。你寻求合格的证据来解释地上生物的多样性;然而,你所听见的大多是不合格的,比如以下的观察:

  • 在同类生物中有巨大的多样性,例如吉娃娃犬(Chihuahua)和狼之间
  • 地雀(Finch)种群中喙长的世代变化(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记载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地雀,译者注)
  • 浅色和深色的桦尺蛾(Peppered Moth)在不同环境下的种群数量变化
  • 身体器官之间的相似性
  • 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

所有这些证据都支持有限的共同祖先以及繁殖改变遗传性状而产生的巨大变异。然而这与非进化论立场没有区别。缺乏的是解释狗、地雀、桦尺蛾、细菌以及其他所有生命从普遍共同祖先起源的有效证据————这将是真正的进化证据。故事、猜想、超过证据支持的推论以及越发强大的电脑动画都不是真正的证据。这些或许可以说服天真的儿童,但是尚未说服你。

此外,进化论不是基于观察和实验的那一类科学,正如一位哈佛大学的著名进化论者所说:

这四个洞见是达尔文建立一个科学哲学新分支的根基,即生物学哲学……达尔文将历史性引入了科学。进化论生物学与物理学和化学不同,它是一门历史性的科学: 进化论者试图解释已经发生的事件和过程。定律和实验对解释这些事件和过程起不到帮助。相反,我们需要构建一种历史叙事,试图重现并解释导致历史事件发生的具体情景。³

该观点可以简单概括为:“一位哈佛大学的著名进化论者说,进化论生物学不像化学和物理学那样可以被观察和实验来检验,而是需要通过历史叙事来解释,换句话说,只是一个故事。


从未被观察到的重要事件

Unobserved Important Events

自然发生对生命多样性的解释更没有说服力,因为其最重要的两个组成部分从未被观察到。首先,在主要大学或政府机构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实验室能解释生命的自然起源,更不要说作重复实验来验证了。一些科学家在假想的模拟早期地球大气中进行的电火花实验(也称米勒实验,译者注),夸大的声称制造了“生命的基石(氨基酸,译者注)”。但是,这就像仅仅造出几个螺丝而目标是造出汽车一样,甚至并非所有螺丝的螺纹方向都正确(米勒实验产生两种对等镜像构造的氨基酸,类似于两种相反螺纹的螺丝,而生命只能利用一种氨基酸,另一种对生命有毒性,译者注 )。因此进化论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上关于2011年生命起源会议的一篇报道的标题是“嘘! 别告诉创造论者,但科学家们的确对生命的起源一无所知。”

其次,尽管人类做过几千年的选择性育种和一百多年的杂交和诱导变异,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大学或政府机构的实验室能够将一种生物转变为完全不同的另一类生物。如果有智慧的头脑都做不到,为什么要相信盲目和随机的自然力量不会遇到同样的限制呢?

如果时间允许,或许可以提到1988年开始的最长久的进化实验,从1988年开始,每天产生七代大肠杆菌,现在已经超过了五万代了。所有可能的单点和双点突变都已被 “检验”。一些新的性状已经表达出来,包括一个具有代谢新食物来源的能力。但是,大肠杆菌没有本质上的改变,甚至都没有变成另一种细菌。

这些事实可以浓缩为几句话:“生命需要完全自然的起源,然后不断改变成本质不同的生物。这样使用进化论解释生物多样性的来源,倒不如说是来自一位设计者更有说服力。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一篇出版的科学文献给出过生命自然起源的实验证据,也从来没有一篇出版的科学文献记载过人类直接干涉之下,从一种生物被改变成另一种生物。

进化论者无法完全通过自然过程演示生命的出现,生物也无法改变成本质不同的生物。而且他们用假想出来的故事去填补那些无法解释的空缺。这足以使人们拒绝接受进化曾经发生过。更不用说去解释生命中精巧的设计了。


设计机制的失效

Failed Mechanism of Design

基督徒相信在自然界中观察到过设计是随处可见的,例如有了鱼腮和鸟翅这些身体部位的精密配合,可以让这些动物能够适应生存的环境。圣经说观察设计会激活良知:“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 1:20)。所以,简单地使用人类的自然倾向来推断复杂的设计需要一位设计者,显而易见的彰显了基督的工作,为何如此?心理学研究与罗马书得到相符的观点,基于创造观点的思考是自然而然的,而基于进化观点的思考并不自然。这是每个人的固有特质,而且不会消失。

于是,关键问题是:什么是对设计起源的最佳解释?创造论者说大自然的设计源于一位真正的设计者,进化论者试图压制人的自然倾向,阻止将设计的特征与设计者联系在一起。他们教导说,复杂的动物只是“好像”和“看起来”是被设计的,但是实际上却不是。看起来像是被有智慧的存在设计只是一个幻象。

注意哈佛大学著名的遗传学家理查德•陆文顿(Richard Lewontin)的以下声明,他看到了生命的精美设计:

然而,生命形式不仅仅是多种多样的。生物体非常适合它们所生活的外部世界。它们的形态、生理和行为似乎经过精心和巧妙的设计,使每个有机体都能为自己的生活适应周围的环境。

但是,陆文顿只是“似乎”同意上帝创造了生命。因为当“有知识的”进化论者说“似乎”的时候,他想表达那只是看起来好像是被设计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好像今天最著名的进化论者,剑桥大学的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所说:“生物学是研究复杂的事物,这些事物看起来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被设计的。”

进化论者声称可以导致复杂设计的机制是通过自然选择来完善的随机基因突变过程。芝加哥大学的杰里•科因(Jerry Coyne)博士总结了这一事实:“地球上的生命是逐渐演化的,从一个原始物种开始;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分支出许多新而多样的物种。在这个过程,是自然选择赋予了生命是设计的假象。”

这种解释的第一个问题是,随机突变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破坏信息,导致功能丧失、疾病、残废或死亡。第二,在大自然中没有“选择”的智慧,也没有真正的人类育种者。“自然选择”仿佛是一种贴在生物先天能力上的标签,可以帮助生物塑造出适应环境的特征。 下次当进化论者赞扬自然选择的强大塑造力量时,可以用一个问题作为回应:“你能告诉我做出选择的选择者是谁吗?”因为并不存在选择者和选择,他只能说,“选择”是一个修辞、一个隐喻、或被用在一个过程上的标签————但是这些事物都无法设计出任何东西。一个更好的解释是,当一个人客观地将生物的特征与人造物品中独有的复杂特征进行比较时,它们没有什么区别。例如:许多互相连接的部件,特别的排列,正确的对齐,精确的时间安排,恰当的尺寸和形状,紧密的贴合,平衡,不同部件使用适当的材质,以及正确装配的顺序。

由于人们很容易看到设计,却难以将眼见变成字句,因此这可能是最难解释但最重要的一点。设置对比的机制或许会有帮助:

为了解释生命的起源,我让两种机制正面交锋:一种是基因突变和自然选择,另一种是智慧设计。我们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突变总是在种群中积累,使物种向灭绝趋势发展,因为它们会削弱和杀死个体生物。“自然选择”被巧妙地,但不合理的用来神秘地将智慧归因于一个不会思考的大自然,以解释自然界的设计,好像呼唤“自然之母”作为神一样。实际上并没有“选择者”或“选择”。被称为自然选择的这一标签实际上窃取了生物机体的功劳,是生物机体的内在程序的正常运作,使生命可以适应并充满环境。

相比之下,对智慧设计的客观检验是用真正被设计的东西与生物机体作对比。复杂的生物实体的确表现出许多错综复杂、有特定功能的部件,为同一目标共同配合发挥作用,这些特性来自于有智慧的设计。所以,可以理性的指出有一个智能来源。因此,智慧设计的观点说服了我:在自然界中观察到的设计不是幻象,而是来自真实的设计者。


在创造科学中找到自由

Freedom Found in Creation Science

以积极的语气结束对话总是好的,所以简要地强调一下创造论解放思想对待科学的积极方式。首先,研究者可以自由地跟随证据的引领,无论数据指向何方,让他们可以永不停止的提问和发现。这比被思维束缚要好得多,就像一位直言不讳的堪萨斯大学教授所表现的那样。他说:“即使一切的数据都指向一位有智慧的设计者,这样的假设也被排除在科学之外,因为它不符合自然主义。当然,作为独立个体的科学家有去信奉超自然存在的自由”¹⁰

第二,脱离那个压制正常感知的强制性结论(即精巧的设计仅仅是“幻象”)给人自由。那是一个与洗脑教义没有区别的同行压力信条。研究人员将免于流行的进化论权威的压力,例如 DNA 的共同发现者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他警告说:“生物学家必须时刻牢记,你们所看到的不是设计而来的,而是进化来的。”¹¹

第三,创造使人们能够看到进化论者提出的许多伪装成科学的宗教结论,例如卡尔•萨根(Karl Sagan)说:”宇宙是一切的存在,或曾经的存在,或将来可能的存在。”¹² 或像哈佛大学的著名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Edward O. Wilson)声称:“在一个重要的含义上,我们所理解的伦理道德是一个幻象,被我们的基因强加在我们身上,好让我们合作。”¹³ 这些陈述反映了作者希望世界的样子,但并不是科学真正证明的。如果有人问他们当中任何一位,他做了什么实验来支持他的结论,他都无法提供。

整合在一起

你如何在实际对话中使用FLUFF?当然,以上主题是你在头脑中遵循的大纲,但是如何表达你的立场可以参考如下:

我知道进化论是你接受圣经观点的主要障碍,我很感谢有机会跟你分享为何这不再是我的障碍。我同意“美国生物学教师协会”对进化的定义,即“地球上生命的多样性是生物进化的结果。”于是当我说“进化”的时候,其意思是一个能解释地上生物多样性的过程。这是进化论者提出的一个相当惊人的主张,于是我就寻求一些相当惊人的科学证据来支持它。我知道我们都对什么是科学证据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关于科学,我认为真正的 “科学 “是基于观察和实验。而这也是“美国科学院”对科学的定义。

我认真听取科学演示和电视节目。但是根据他们给出的证据,我尚未被说服进化曾经发生过。我听过许多说狗的多样性,地雀鸟喙的变化等等,我看到电脑生成的动画和假设的故事。然而缺乏的是:够格的证据,演示狗、地雀、和其它一切都来自一个普遍的共同祖先,那才是真正的“进化”的证据。

进化论者尚未说服我接受他们的理论,即不需要一个设计者就可以解释生命的多样性。首先,一个完全自然的生命开端是必不可少的。其次,它必须演变成本质上不同的其它类别的活物。您是否知道从来没有一篇出版的科学文献给出过生命自然起源的实验证据,也从来没有一篇出版的科学文献记载过人类直接干涉之下,从一种生物被改变成另一种生物。这个障碍是在这个理论的基本层面上,没有任何一个观察到的证据来支持它。

为了解释生命的起源,我让两种机制正面交锋:一种是基因突变和自然选择,另一种是智慧设计。对智慧设计的客观检验是用真正被设计的东西与生物机体作对比。生物学上的复杂活物的确表现出许多错综复杂、精确契合的部分,为同一目标共同配合发挥作用,这些特性来自于有智慧的设计。所以,完全可以理性的指出有存在一个智能来源。我们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突变总是在种群中积累,使物种向灭绝趋势发展,因为它们会削弱和杀死个体生物。“自然选择”被巧妙地,但不合理的用来神秘地将智慧归因于一个不会思考的大自然,以解释自然界的设计。但是真的没有“选择者”或“选择”。这简直像在呼唤“自然之母”作为神一样。

最后,我享受在创造科学里找到的自由。我喜欢可以自由地跟随证据的引领,无论数据指向何方,这让我可以永不停止的提问和发现。我不喜欢被强迫接受一个反直觉的解释,与数据不一致,仅仅为了与自然主义的哲学思想一致。从那个压制正常感知的强制性结论(即精巧的设计仅仅是“幻象”)中被解放是真正的自由。我也享受有自由可以看到许多伪装成科学的宗教结论,例如卡尔•萨根说宇宙就是“昔在今在永在”的一切。而这显然是一个他不能检验的结论。因此,设计的观点说服了我:在自然界中观察到的设计不是幻象,而是来自真实的设计者。如果您还有几分钟时间,我想向您介绍一下这位设计者;他的名字叫耶稣基督……

记住 FLUFF:
Focus the Discussion
  聚焦论点
Less than Persuaded
  尚未被说服
Unobserved Important Events
  从未被观察到的重要事件
Failed Mechanism of Design
  设计机制的失效
Freedom Found in Creation Science
  在创造科学中找到自由


参考文献:

[1]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ology Teachers Position Statement on Teaching Evolution.

[2] Ayala, E., ed. 1999. Science and Creationism, A View from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nd ed.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1.

[3] Mayr, E. 2000. Darwin’s Influence on Modern ‘Thought. Scientific American. 283: 80.

[4] Horgan, J. Pssst! Don’t tell the creationists, but scientists don’t have a clue how life began. Scientific American Blogs. Posted on 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 February 28, 2011.

[5] Lenski, R. E. 2011. Evolution in Action: a 50,000-Generation Salute to Charles Darwin, Microbe. 6 (1): 30.

[6] Lewontin, R. 1978. Adaptation. Scientific American. 239: 212-228.

[7] Dawkins, R. 1986. The Blind Watchmaker. London: WW Norton & Company, 1.

[8] Coyne, J. A. The Improbability Pump: Why has natural selection always been the most contested part of evolutionary theory? The Nation, May 10, 2010.

[9] See Guliuzza, R. 2011. Darwin’s Sacred Imposter: Recognizing Missed Warning Signs. Acts & Facts. 40 (5): 12-15; Guliuzza, R. 2011. Darwin’s Sacred Imposter: How Natural Selection Is Given Credit for Design in Nature. Acts & Facts. 40 (7): 12-15; Guliuzza, R. 2011. Darwin’s Sacred Imposter: ‘The Illusion That Natural Selection Operates on Organisms. Acts & Facts. 40 (9): 12-15.

[10] Todd, S. C. 1999. A view from Kansas on that evolution debate. Nature. 401 (6752): 423.

[11] Crick, F. 1988. What Mad Pursuit: A Personal View of Scientific Discovery. London: Sloan Foundation Science, 138.

[12] Sagan, C. 1980. Cosmos. New York: Random House, 4.

[13] Wilson, E. O. and M. Ruse. 1985. The Evolution of Ethics. New Scientist. 108 (1478): 52.

作者

兰迪•古利乌撒博士(Dr. Randy Guliuzza)是一名极有感染力的演说家,把证据充足而且经常充满幽默的科学和圣经课程传递给各种年龄的听众。
他曾代表创造科学研究院(ICR =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出席在各种世俗大学和其它场合的数次辩论会。
古利乌撒博士曾在南达科他矿业技术学院(South Dakota School of Mine and Technology)获得科学学士学位(B.S.)
在穆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获得文学学士学位(B.A.)
在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获得医学博士学位(M.D.)
和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获得公共卫生学硕士学位(Master for Public Heath)。
古利乌撒博士曾在海军土木工程兵团(Navy Civil Engineering Corp)担任过九年的职业工程师。
在2008年,他以中校军衔从美国空军退休,在那里他担任过第28轰炸机联队的飞行外科医生和首席航空医学家。
他的著作包括:《按祂的形象造人:探究人体的复杂性》,《清晰地看见:构建设计的论证》,《与达尔文主义者共度五分钟》,《进化论者的20个错误:达尔文主义思想的危险和难处》。
他也是以下多作者书籍中的提供者:《创造论基要指南》,《创造论基础和深入》,《认识人体指南》,以及《按照他的形象被造》光碟系列。

Search

    Table of Contents